桃赖百合

桃赖百合

《大奇论》浮合如数,一息十至以上,是又一动为一至矣。其性阴险,中有所伏。

西医谓人身有炭气、有养气之分。盖烦劳偶犯,津犹可渐复,惟屡犯不止,而至于夏,则内外合邪,变症作矣。

人身皮与肉交际之处,有膜以横络其中,皮肉之气,虽能相通,而不能相从,不独人身为然,凡万物之体,皮里干外,其际莫不有隙,卫气行于肌肉者,日夜五十度,与荣气相应,所行之道,即卫气行篇之所叙是也。盖因不知是石水,故立单腹胀之名耳!石者,坚也,冷也。

 医遂以为疟,忽又大声惊喊,目瞪昏厥,旋复如常,医又以为惊风,更以危言吓之。 气之呼吸,取道肺脘,而胃脘附之,二脘者,气之所并行也。

仲景风则伤卫,寒则伤营,只略叙于麻黄证中,不析风、寒所伤之偏重如此。 “与”当作“于”。

如乍暑见此证,盛夏未有不加甚者也;盛暑见此证,初夏未有不先兆者也。(如性情为内,官禄为外;本身为内,他人为外之两寸主早年,两关主中年,两尺主末年。

Leave a Reply